• <tr id='XWx37r9B'><strong id='XWx37r9B'></strong><small id='XWx37r9B'></small><button id='XWx37r9B'></button><li id='XWx37r9B'><noscript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dt id='XWx37r9B'></dt></noscript></li></tr><ol id='XWx37r9B'><option id='XWx37r9B'><table id='XWx37r9B'><blockquote id='XWx37r9B'><tbody id='XWx37r9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Wx37r9B'></u><kbd id='XWx37r9B'><kbd id='XWx37r9B'></kbd></kbd>

    <code id='XWx37r9B'><strong id='XWx37r9B'></strong></code>

    <fieldset id='XWx37r9B'></fieldset>
          <span id='XWx37r9B'></span>

              <ins id='XWx37r9B'></ins>
              <acronym id='XWx37r9B'><em id='XWx37r9B'></em><td id='XWx37r9B'><div id='XWx37r9B'></div></td></acronym><address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legend id='XWx37r9B'></legend></big></address>

              <i id='XWx37r9B'><div id='XWx37r9B'><ins id='XWx37r9B'></ins></div></i>
              <i id='XWx37r9B'></i>
            1. <dl id='XWx37r9B'></dl>
              1. <blockquote id='XWx37r9B'><q id='XWx37r9B'><noscript id='XWx37r9B'></noscript><dt id='XWx37r9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Wx37r9B'><i id='XWx37r9B'></i>

                中国“北极”铁路线上的通信工:走进森林里变身伐木工

                中国新闻网

                2019-02-10 10:22:33

                中新网漠河2月10日电 题:(新春走基层)中国“北极”铁路线上的通信工:走进森林里变身伐木工

                张在印 王勇 中新网记者 史轶夫

                10日清晨,火车机车的鸣笛声划破了漠河宁静的早晨。在百里原始森林中,只有漠河通信工队的灯光是那么的耀眼夺目,工长王龙波带着他的4名工友,来到中国铁路最北端,通往“北极”漠河的嫩林铁路线,开始了他们春节期间首次通信设备维护工作。

                图为通信工走进森林。(王勇摄)图为通信工走进森林。(王勇摄)

                漠河位于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是中国纬度最高、气温最低的县,年平均气温在零下5.5摄氏度左右,无霜期只有80多天。

                漠河与俄罗斯外贝加尔边疆区和阿穆尔州相望,边境线长242公里。漠河市所辖北极村是中国境内唯一可观赏到北极光现象的地方。

                图为通信工准备伐木。(王勇摄)图为通信工准备伐木。(王勇摄)

                1972年,漠河铺进了第一条铁路——嫩林铁路,开行了首趟客运列车,春运期间,这唯一一趟列车就成了漠河旅客出行的生命线。

                在中国铁路最北端,通往漠河“北极村”的嫩林铁道线上,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公司齐齐哈尔电务段漠河通信工队,肩负着保证铁路通信大通道安全的重要使命。

                他们负责140公里架空明线路、110公里地下光电缆线路和漠河等7个站区行车通信设备的日常维护、故障处置工作。

                图为通信工准备伐木。(王勇摄)图为通信工准备伐木。(王勇摄)

                通信设备可靠、稳定运行,是大山里的旅客能准点出行的前提。工长王龙波年复一年带领工友们完成着这既艰苦又神圣的任务。

                很快他们就完成了当天的巡检任务,接下来,他们还有一个工作任务——伐木,就是通过经常巡视明线路,发现那些长的过高、距离通信线路过近以及被风刮倒或被雷劈倒,影响了通信明线路安全的树木,就要进行砍伐,以确保通信明线路安全畅通。

                大兴安岭林区树高林密,他们伐木的地点人迹罕至,根本就没有路,作业难度大,时刻面临着各种危险。莫说砍伐的树木向错误的方向倒下砸向人,哪怕就是一根树枝受力反弹,被扫到脸上,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夏季蚊虫叮咬还不算啥,最难熬的是冬天。”王龙波说起“大兴安岭的冬天”,牙关直响。大兴安岭的冬天气温多在零下30多度,最冷时能达到零下40多度,进行伐木作业的通信工们要趟着没过膝盖、有时是齐腰深的积雪,干起活来,往往衣服里面是一身汗,外面是一层冰。

                图为通信工准备伐木。(王勇摄)图为通信工准备伐木。(王勇摄)

                因为汗往外返潮气,遇冷在衣服外面结一层冰,衣服像披了一层“盔甲”。由于工人们从大腿到双脚都长时间在冰雪中浸泡,很多人都得了关节炎。

                春运期间,一些老树遇冷更容易脆断,更易威胁通信线路安全,如果影响了通信线路,就会影响火车司机与车站、车站与车站、车站与调度之间的正常通话联系,直接影响旅客列车正点,为确保春运期间旅客正常出行,他们加大了对通信线路的检查巡视力度。

                就这样,在大兴安岭的极寒天气里,他们带着绳索、斧子、手锯等物品,穿梭在茫茫林海雪原深处,荒山野岭、孤独寂寞,被大家誉为铁路线路上的“伐木工”。

                春运期间,漠河沿线乡村区县几十万人都将依靠这条铁路出行,只是在车上安然入睡的旅客并不知道,身下的平稳回家路,是因为有这样的一群人,在刺骨的寒风中,默默奋战在铁道线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