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XWx37r9B'><strong id='XWx37r9B'></strong><small id='XWx37r9B'></small><button id='XWx37r9B'></button><li id='XWx37r9B'><noscript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dt id='XWx37r9B'></dt></noscript></li></tr><ol id='XWx37r9B'><option id='XWx37r9B'><table id='XWx37r9B'><blockquote id='XWx37r9B'><tbody id='XWx37r9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Wx37r9B'></u><kbd id='XWx37r9B'><kbd id='XWx37r9B'></kbd></kbd>

    <code id='XWx37r9B'><strong id='XWx37r9B'></strong></code>

    <fieldset id='XWx37r9B'></fieldset>
          <span id='XWx37r9B'></span>

              <ins id='XWx37r9B'></ins>
              <acronym id='XWx37r9B'><em id='XWx37r9B'></em><td id='XWx37r9B'><div id='XWx37r9B'></div></td></acronym><address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legend id='XWx37r9B'></legend></big></address>

              <i id='XWx37r9B'><div id='XWx37r9B'><ins id='XWx37r9B'></ins></div></i>
              <i id='XWx37r9B'></i>
            1. <dl id='XWx37r9B'></dl>
              1. <blockquote id='XWx37r9B'><q id='XWx37r9B'><noscript id='XWx37r9B'></noscript><dt id='XWx37r9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Wx37r9B'><i id='XWx37r9B'></i>

                记者探访:杭州“史上最严控烟令”实施前景

                中国新闻网

                2019-01-11 16:37:07

                杭州“史上最严控烟令”实施前景

                实行全域控烟控烟治理趋向社会化记者探访

                □本报记者 王春

                控烟范围广、具前瞻性、操作性强、多部门执法、处罚力度大……

                这些评价对应的是浙江省杭州市最新修订的《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这一地方法规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

                这一新版控烟令实行全域控烟,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部分室外公共场所列入禁烟范围,并首次将电子烟纳入禁止范围;对个人在禁止吸烟场所吸烟行为,可处以50元至200元罚款;对场所未履行控烟职责的,可处以2000元至20000元罚款,被网友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

                杭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华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新版控烟令根据《杭州市立法条例》规定的程序制定并出台,前期通过深入调查研究,有丰富的基础数据支持,体现了杭州对公众健康的全面维护,同时条例明确规定了各相关部门和单位的控烟执法责任,各自负责落实本行业或者领域内的控烟执法工作,解决了原先执法力量薄弱的问题。”

                尼古丁属剧毒物质

                影响胎儿大脑发育

                随着电子烟迅猛发展,吸电子烟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数据显示,目前全球电子烟销售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

                杭州新修订的控烟条例明确将电子烟纳入禁止范围。

                据丁华介绍,电子烟实际上是一种尼古丁释放设备,它产生的烟雾中同样含有尼古丁,还含有其他有害成分。尼古丁本身有剧毒,即使少量摄入也会抑制胎儿大脑发育,对儿童的大脑和记忆能力等均有损害。一些电子烟的烟雾中还有损害肾脏功能的二甘醇和亚硝胺等致癌物。不仅如此,电子烟装置的加温速度过快,在此过程中,还会产生一种叫做丙烯醛的剧毒物质。此外,电子烟会误导青少年认为其尼古丁含量不大,而开始吸食,不知不觉染上烟瘾,成为烟民。

                记者了解到,世界卫生组织在《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第6次缔约方会议上提交的《电子尼古丁传送系统》报告中明确提出:电子烟的气雾并不像营销这些制品时宣称的仅仅是“水蒸汽”,其仍含有尼古丁、有毒物质并产生细小、超细微粒。

                我国也明文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2018年8月,《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写明,大部分电子烟的核心成分是经提纯的烟碱即尼古丁。尼古丁属于剧毒化学品,未成年人呼吸系统尚未发育成型,吸入此类雾化物会对肺部功能产生不良影响,使用不当还可能导致烟碱中毒等多种安全风险。

                电子烟更新换代快

                依法监管难度增大

                近年来,我国控烟力度不断加大,但电子烟、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等新型烟草制品仍快速兴起。

                对此,世界卫生组织认为,任何形式的烟草使用都有害健康,包括使用电子烟和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等新型烟草制品。

                “杭州将电子烟纳入禁吸范围,主要是出于保障人民群众健康的考虑。”丁华解释说,在公共场所吸烟最大的危害是对周边人群造成二手烟危害,电子烟的烟雾与一般的烟草制品的烟雾一样,都是释放有害物质的二手烟,会严重影响周边人群的健康。

                目前,二手烟雾已被美国环保署和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确定为人类A类致癌物质。在公共场所禁止电子烟与公共场所禁止一般的烟草制品一样,是为了保护人们免受二手烟的危害。

                杭州为确保立法的前瞻性,此次修改将有害电子烟纳入控烟范围,并将吸烟行为定义为:吸烟是指吸入、呼出烟草的烟雾或有害电子烟气雾,以及持有点燃的烟草制品的行为。

                在执法上,与吸普通烟草相比,对吸电子烟的监管有何难度?

                丁华说,杭州新版控烟条例实施以后,电子烟管控的难度在于,电子烟更新换代快,不断出现的新产品导致认定难度大。因为认识上的误区,烟民与执法人员可能发生矛盾和争执。因此,在常规执法管控的基础上,要加强健康宣教,向群众宣传电子烟的危害,扭转人们对电子烟认识的误区。

                地方立法指向精准

                监管有赖各方协同

                世界卫生组织进一步提出:电子烟有害公共健康。公共场合应禁止吸食电子烟,并应将电子烟纳入控烟范围。目前,部分国家和地区已在公共场合控制电子烟。

                那么,在此背景下,地方立法如何更为切实有效地发挥保障公众权益、促进地方治理的应有功能?

                浙江工业大学文化与法制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石东坡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杭州此次控烟尤其是电子烟之禁,无疑是一个积极的探索和有效的举措。在法规设计上,新版控烟条例体现了立法指向的精准化。已有医学、健康科学等表明电子烟之性质、危害并不因其构造和形式有所改变,由此,在控烟立法的调整对象上,要实现其周延性,就必须针对电子烟予以精准出击、涵纳其中,而不能因其一定的迷惑性而受到误导、网开一面,从而导致整个立法的粗疏与失灵。

                石东坡认为,杭州的新版控烟条例实现了控烟治理的社会化,于细微处见精神。一个地方的治理绩效,既主要仰赖政府组织协调、执法监管能力,也依赖社会能动、多方协同落实。在杭州的新版控烟条例中,既有执法权限的强化,也有社会各方的“职责”,通过地方立法弥合全域控烟的空间疏漏和链接断裂,使得违法行为无处逃遁。

                “新条例的实施,还提升了控烟水准的国际化。”石东坡说,控烟尤其是依法禁控电子烟,已成为国际社会公共卫生、公共文明和公共治理的一个重要指标和表征载体。在杭州国际化都市建设的地方立法引领中,在控烟的国际尺度、国际借鉴和国际标杆上能够予以节点支撑和机制落实。显然,这也是杭城国际化的有益助力和踏实步伐。我们期待着这一史上最严控烟令由良法而善治,更期待着以此为契机,杭州的城市管理、城市法治和城市文明开新花、结硕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