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XWx37r9B'><strong id='XWx37r9B'></strong><small id='XWx37r9B'></small><button id='XWx37r9B'></button><li id='XWx37r9B'><noscript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dt id='XWx37r9B'></dt></noscript></li></tr><ol id='XWx37r9B'><option id='XWx37r9B'><table id='XWx37r9B'><blockquote id='XWx37r9B'><tbody id='XWx37r9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Wx37r9B'></u><kbd id='XWx37r9B'><kbd id='XWx37r9B'></kbd></kbd>

    <code id='XWx37r9B'><strong id='XWx37r9B'></strong></code>

    <fieldset id='XWx37r9B'></fieldset>
          <span id='XWx37r9B'></span>

              <ins id='XWx37r9B'></ins>
              <acronym id='XWx37r9B'><em id='XWx37r9B'></em><td id='XWx37r9B'><div id='XWx37r9B'></div></td></acronym><address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legend id='XWx37r9B'></legend></big></address>

              <i id='XWx37r9B'><div id='XWx37r9B'><ins id='XWx37r9B'></ins></div></i>
              <i id='XWx37r9B'></i>
            1. <dl id='XWx37r9B'></dl>
              1. <blockquote id='XWx37r9B'><q id='XWx37r9B'><noscript id='XWx37r9B'></noscript><dt id='XWx37r9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Wx37r9B'><i id='XWx37r9B'></i>

                “蜗牛”动车司机:每晚暴走3万步

                中国新闻网

                2019-01-31 13:07:06

                “最慢”动车司机每晚“暴走”15公里

                有这么一群动车组司机,他们身着黄色马甲,通常夜间行动。他们驾驶的动车速度慢得像“蜗牛”,但他们干起活儿来毫不含糊,动作沉稳娴熟,他们便是动车组地勤司机,合肥机务段动车组的青年司机王瑞就是其中一员。

                1月29日19时左右,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来到合肥南动车运用所,探访“蜗牛”司机的工作过程。

                据了解,地勤司机负责动车所内动车组调车任务,配合动检人员夜间检车,工作中有转线、运行、洗车、连挂等多种速度要求。即便是速度最快的“转线”作业,动车组时速也不能超过每小时30公里。

                每天18时,夜幕刚刚拉开,王瑞就要进入工作状态。他要先接取调车计划,反复核对准确无误以后,步行前往存车库,走进动车组的驾驶室,进行一系列安全检查程序,并依次默念一长串指令和口令,方可开始工作。

                据介绍,王瑞工作的班组有8个人,春运期间,他们一夜要承担40多列动车组的调车任务,从动车所调度室到存车场,则需步行近1.5公里。在春运最繁忙的时候,王瑞一个夜班就需步行近3万步,近15公里,他们也被同事称作“暴走”司机。

                动车组基本上是白天运营,夜晚检修,所以地勤司机为了配合检修工作,也都在夜间行动,成了“夜猫子”。王瑞刚从大线司机转到地勤司机时,对这种高强度的夜班,一时难以适应。

                “晚上如果太困,一个调车信号不确认,都极有可能造成调车事故。所以要经常跑到车厢洗脸池,用凉水洗把脸,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状态。最关键还是要班前强制自己睡好,才能保证夜里有充沛的精力。”他说。

                王瑞看来,难度最大的应该是“洗车”环节。记者了解到,清洗动车组必须有地勤司机参与配合,他们操纵动车组,驶过自动洗车线进行洗车。动车组经过自动洗车线洗车,有一套严格的流程:该切弓的地方一定要切弓,该停车的地方一定要停车,否则就会造成烧损接触网的严重事故。因此这看似简单的工作,其实也是个技术活,不能有毫厘偏差。

                当晚22时左右,又一趟动车组调车任务完成。王瑞检查完毕、关闭车门下了车,边走向存车库,边向记者回忆起自己的工作经历。原来,他已经在铁路行业工作近20年,是个年轻的“老司机”。

                工作以来,妻子常常抱怨。王瑞说:“别人家逢年过节都出去玩,但在我这儿无法实现,自己没有假期,感觉对不住老婆孩子。”自己工作20年,记忆里在家度过的春节不超过3个。

                平时动车组通常在18时30分进所检修,早上4时出所牵引旅客,春运期间由于运输繁忙,最早一班要在21时左右才入所检查,入所的动车组也由平时的30多列增加到40多列。入所的班列增加了三成,但调车的作业程序不能减少,这给动车地勤司机工作带来难度。

                按照工作排班计划,今年大年三十晚上,王瑞依然要在岗值班。他觉得,通过自己和同事的努力,有效保障春运动车组供车需求,为春运秩序尽一分力,大伙儿深感责任重大,更要打起精神不能懈怠。

                邵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王海涵 记者 王磊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