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XWx37r9B'><strong id='XWx37r9B'></strong><small id='XWx37r9B'></small><button id='XWx37r9B'></button><li id='XWx37r9B'><noscript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dt id='XWx37r9B'></dt></noscript></li></tr><ol id='XWx37r9B'><option id='XWx37r9B'><table id='XWx37r9B'><blockquote id='XWx37r9B'><tbody id='XWx37r9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Wx37r9B'></u><kbd id='XWx37r9B'><kbd id='XWx37r9B'></kbd></kbd>

    <code id='XWx37r9B'><strong id='XWx37r9B'></strong></code>

    <fieldset id='XWx37r9B'></fieldset>
          <span id='XWx37r9B'></span>

              <ins id='XWx37r9B'></ins>
              <acronym id='XWx37r9B'><em id='XWx37r9B'></em><td id='XWx37r9B'><div id='XWx37r9B'></div></td></acronym><address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legend id='XWx37r9B'></legend></big></address>

              <i id='XWx37r9B'><div id='XWx37r9B'><ins id='XWx37r9B'></ins></div></i>
              <i id='XWx37r9B'></i>
            1. <dl id='XWx37r9B'></dl>
              1. <blockquote id='XWx37r9B'><q id='XWx37r9B'><noscript id='XWx37r9B'></noscript><dt id='XWx37r9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Wx37r9B'><i id='XWx37r9B'></i>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综合直播 > 正文

                老人行动不便、低层担忧贬值 老楼装电梯如何都满意?

                      作者:唐云云

                老楼装电梯 如何都满意(倾听·老旧小区改造)

                核心阅读

                当老小区遇到“银发族”,加装电梯成为许多住户的期盼。谁来主导、钱从哪儿来、低层住户工作怎么做……种种烦心事,让这件民生实事成为不少老旧小区改造中难走的“最后一公里”。“民生纠结处,为政发力点”,南京市玄武区探索推进老小区加装电梯工作,一年多来已签约1000多个楼栋单元,开工和建成共337部电梯。

                到二楼20级、到三楼38级、到四楼56级……71岁的南京农业大学退休教师王老师在四楼停下来,边喘气,边仰脸向上看,还有18级台阶一级级延伸到家。

                从2000年动了次手术后,这74级台阶,王老师艰难地从年过半百数到古稀之年,“天天盼啊盼啊,要是楼上装一部电梯该多好啊!”

                当老小区遇到“银发族”

                “爬不动楼了,才意识到电梯的重要性”

                王老师居住的南京农业大学社区,是典型的老小区,房龄普遍在20年以上。

                住在这些六七层高的楼房里,年富力强时的王老师从来没考虑过电梯的事。现在,王老师和她当年的老同事感慨,“爬不动楼了,才意识到电梯的重要性”。在南农大社区,抱着王老师这样心理的老教师很多,有一个单元一共12户人家,其中11户家中都有60岁以上的老人。

                55栋有位80多岁的张老师,家住在6楼,每天爬上爬下去食堂打饭对他来说就是一种煎熬,“去买饭,来回一趟人累得够呛。想轻松一些,那就得饿肚子了。”张老师幽默地说,“肚子和腿的矛盾,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

                在玄武区,2000年前建成的老旧小区有327个,无电梯建筑有3069幢、9020个单元,涉及居民11.05万户。而在玄武区63万常住人口中,60岁以上老人占比21.7%。

                “老龄化社会,就要求对老旧小区进行功能性修补,我们把这种修补叫做‘适老化’改造,装电梯就是‘适老化’改造的重要内容。”玄武区区长穆耕林表示。

                五味杂陈的楼下

                “有了电梯,楼上的房子更好卖了,一楼房子的优势没了”

                虽然,众多老年居民有着装电梯的迫切需要,但是在2017年玄武区启动老小区加装电梯工作之前的多年间,全区仅有寥寥几个成功加装电梯的案例。

                老小区装电梯难,难就难在楼下居民工作不好做,特别是一楼住户。

                南农大社区55栋的张老师不是没作过装电梯的努力,他跟一楼邻居商量过多次,邻居说装电梯会遮挡自家采光,好说歹说都不同意。二楼和三楼邻居年纪还轻,上下楼基本不受影响,再加上装电梯还要分担数万元的费用,所以就更没有什么积极性。张老师一看这形势,自己就打了退堂鼓。

                多位社区工作者分析道,一楼住户反对装电梯,确实有影响到房屋的采光、通风以及产生噪音的情况,另一方面则是考虑到房子的相对贬值,“有了电梯,楼上的房子更好卖了,一楼房子的优势没了。”

                楼下居民工作难做,街道和社区群策群力开居民议事会,大家一起来做楼下业主思想工作。玄武湖街道副主任余挺婷介绍,为一部电梯开个十几次居民议事会还算顺利的,通常情况议事会都要开三四十次。

                明知难为还要为之

                “政府要把民生的责任主动扛起来”

                2017年初,玄武区政府启动老旧小区增设电梯工作,全区筛选出符合条件的楼栋单元共5580个。增设一部电梯费用约45万左右,玄武区投入的补贴加上市级补贴,占到总费用的40%至45%左右。

                这项惠及面广泛的工程,在玄武区并不是一片掌声。“老小区加装电梯也就是方便了少数高楼层住户!”反对的声音对行为初衷表示怀疑。

                “谁都知道老小区装电梯难度太大,首先是每家居民的诉求不同,这里面有大量的群众工作要做,其次是程序繁琐、施工周期长,再加上资金问题,如果让群众自己去面对,肯定装不了几部电梯,2017年之前,全区老旧小区提出加装电梯的申请一共才3件。”穆耕林说,“但是,为什么明知难为还要为之?‘民生纠结处,为政发力点’,政府要把民生的责任主动扛起来。”

                穆耕林表示,民生工作的关键是一定要转变思路,政府为居民提供服务保障,居民的潜在需求就会大量激发出来。果不其然,仅2017年第一季度,玄武区就新增加装电梯申请667件。

                除了安排好市、区两级的补贴资金外,玄武区动员起政府各相关部门及街道、社区干部的力量,集中力量做好增设电梯的宣传发动和群众说服解释、相关政策的制定、相关审批事项的代办服务、从设计到施工的监督管理等工作。

                思想工作是头等大事

                “本来是幸福工程,不能让一些居民从中感到不幸福”

                低楼层住户的思想工作是头等大事,虽然按照南京市的实施办法,只要2/3业主同意就可以批准增梯,但玄武区还是朝着百分之百同意的目标努力。“本来是幸福工程,不能让一些居民从中感到不幸福!”玄武区增梯办主任薛慧艳表示。

                孝陵卫街道增梯办主任陈玉梅,首次上门做工作,一楼老人抱着药箱子摔在了她脚下。但无论老人态度怎样,陈玉梅总是面带笑容,倾听老人的疑问,讲述楼上住户的困难。一连十几天交谈下来,老人的态度有些松动了,陈玉梅又找来建筑设计专家解释噪音问题,再协调楼上住户提前把补偿款送到老人家中。老人最终被陈玉梅感动了,在增梯协议上签了字。

                同样的故事很多,钟麓花园社区居委会主任谢道兰当初到陈宏宝家,老两口生气得都不正眼看她。“随你怎么喊、怎么闹,谢主任就是不生气,笑呵呵地跟你讲政策、讲楼上的困难,讲得你一点脾气都没有了。”陈宏宝现在跟谢道兰处得像好朋友一样,“谢主任他们确实辛苦,再说了,楼上的老同志也七八十岁了,真是不方便。签字!”

                除了积极做好低楼层群众的思想工作,玄武区还配套了相关实施办法,不仅不让一楼住户承担增梯的相关费用,还制定了给一楼住户补偿2万元的指导意见。

                低楼层群众思想工作做通了,增梯工作的进程就大大加快了。

                面对升高的期望值

                “推动不强迫、代办不包办”

                加装电梯一旦作为政府民生工程推动,一些群众的期望值就随之升高了。

                一是希望政府投的钱多一点,“能不花群众的钱最好”;二是希望政府把矛盾解决掉,“不同意装电梯的底层住户的工作就应该政府来做”;三是希望政府把能办的事情都给办了,“牵涉那么多手续,还有设计、施工,老百姓怎么懂”。

                老小区加装电梯,政府该做多少事,政府在其中有没有一个工作边界?

                “增梯是民生实事,居民得实惠,所以要调动居民积极性,这项工作具体还是要由房屋的所有权人来实施。”薛慧艳说。

                “政府推进增梯工作的原则,我们概括为四个‘不’。”穆耕林表示,对于高楼层业主,是“推动不强迫、代办不包办”;对于低楼层反对的住户来说,是“依法不生硬、灵活不随意”。

                对于居民在资金上的需求,按照南京市的统一部署,每部增设的电梯可享受市、区两级共20万元资金补贴。为了让居民尽快拿到补贴,玄武区将由市级承担的10万元由区财政先行垫付,再与市统一结算。

                而在相关手续办理、施工管理等方面,玄武区在各街道安排2至3名增梯专办员,为居民申请增梯所需要的各项审批手续提供代办和一条龙服务。而对施工过程中出现的自来水、电线、燃气管道等管线迁移问题,则由区里统一与水务、电力、燃气等单位协调解决。

                邻居们的故事

                “过程虽磕磕碰碰,最终还是要开出和谐花朵的”

                玄武区老小区加装电梯,启动一年多时间,已签约1000多个楼栋单元,取得规划许可证630多个、施工许可证487个,目前开工和建成共337部电梯。

                “与预期目标比虽然慢了点,但是作为一项涉及居民切身利益而且环节比较多的民生工程,也确实急不得。”薛慧艳表示。

                一年间,玄武区居民因为加装电梯,有了不少暖心的故事。电梯装在赵女士家厕所窗外,社区干部请来设计和建筑专家,帮赵女士家厕所换成百叶窗;太平新村的刘士珍老人住一楼,不仅爽快同意邻居加装电梯的提议,而且还当起了加装电梯群众代理人,挨家挨户去做邻居工作;兰园18号小区,许多业主做邻居十几年还不大熟悉,为了装电梯一事积极协商、群策群力,后来好多人都成了朋友……

                “加装电梯的过程,就是邻居们的关系不断磨合的过程,过程虽磕磕碰碰,最终还是要开出和谐花朵的。”兰园小区居民姚健充满了期待。

                申 琳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2223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