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XWx37r9B'><strong id='XWx37r9B'></strong><small id='XWx37r9B'></small><button id='XWx37r9B'></button><li id='XWx37r9B'><noscript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dt id='XWx37r9B'></dt></noscript></li></tr><ol id='XWx37r9B'><option id='XWx37r9B'><table id='XWx37r9B'><blockquote id='XWx37r9B'><tbody id='XWx37r9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Wx37r9B'></u><kbd id='XWx37r9B'><kbd id='XWx37r9B'></kbd></kbd>

    <code id='XWx37r9B'><strong id='XWx37r9B'></strong></code>

    <fieldset id='XWx37r9B'></fieldset>
          <span id='XWx37r9B'></span>

              <ins id='XWx37r9B'></ins>
              <acronym id='XWx37r9B'><em id='XWx37r9B'></em><td id='XWx37r9B'><div id='XWx37r9B'></div></td></acronym><address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legend id='XWx37r9B'></legend></big></address>

              <i id='XWx37r9B'><div id='XWx37r9B'><ins id='XWx37r9B'></ins></div></i>
              <i id='XWx37r9B'></i>
            1. <dl id='XWx37r9B'></dl>
              1. <blockquote id='XWx37r9B'><q id='XWx37r9B'><noscript id='XWx37r9B'></noscript><dt id='XWx37r9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Wx37r9B'><i id='XWx37r9B'></i>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专访频道 > 正文

                高铁时代“慢火车”春运见闻

                      作者:邢天然

                新华社成都2月2日电 题:高铁时代“慢火车”春运见闻

                新华社记者江毅、王建、张斌

                在快速迈进高铁时代的今天,中国仍有81趟绿皮火车坚持运行。铁轨穿越高铁和汽车难以覆盖的偏远山区,为沿线群众带去了脱贫奔小康、民族进步的希望。

                偏远山区不可或缺的生命线

                6272次列车晚上9点多到达小兴安岭的最高峰乌伊岭时,窗外已是零下30多摄氏度。46岁的锅炉工田志利用小铁锹一边添煤,一边掏下面的炉渣。为了保持车厢里的温度,让旅客有热水喝,老田一直都不能休息:“锅炉一刻也不能停,不然乘客会冷得受不了。”

                对于小兴安岭深处大山的100多万林区职工而言,这趟开行了40多年的“慢火车”是他们通往山外的交通首选。56岁的林场职工张文涛说:“冬天里肯定火车更安全,全程410公里票价最高才25.5元,这趟车被大家叫作‘咱们家的车’。”

                远在西南四川大凉山普雄至攀枝花的5633次“慢火车”,天刚蒙蒙亮,肩挑手提的彝族群众就三三两两地上了车。列车驶出了两三个站后,车厢里已是摩肩接踵,连接处堆满了大包小包的货物。

                54岁的衣火五沙坐这趟车已经20多年了:“对沿途彝族老百姓来说,如果没了这趟慢火车,那我们根本活不下去。多少年了,沿途彝族婚丧嫁娶、上学、出门、跑买卖都靠它。”

                列车长裴波告诉记者:“这趟慢火车已经开行了近半个世纪,全程353公里,票价从2元到25.5元。列车长期满员,每天乘客在1500人左右,95%是彝族。”

                集贸市场搬进了火车车厢

                穿过途经秦巴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8361次列车,绿色车身上“乡村集贸市场”的字样格外醒目。这个“集市”一侧是放置背篓及大件物品的置物区,另一侧是农产品区,厚厚的不锈钢台面擦得铮亮。集市两端还有信息板,乘客有买卖需求都可免费留言。

                家住陕西省汉中市勉县武侯镇李家河村的田世贵上车后,直接走到“集贸市场”打开背篓,里面是用蛇皮袋分装好的黄豆、小麦、花生、核桃,马上就有乘客上来问价。“今天肯定能卖不少,车上卖完了就不用去赶场了。”老田高兴地说。

                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客运处处长王建林说,这趟单程运行117公里的列车连续14年向普通旅客开放,票价最低1元、全程7.5元,被沿线山区群众亲切地称为“幸福乡村号”。

                “现在国家大力号召消费扶贫,我们今后也将尝试把沿线农副产品的出售信息张贴在车站大厅等地方,借助火车客流量大的特点,帮助沿线老乡脱贫奔小康。”汉中车务段党委副书记陆明说。

                铁轨响动民族进步的声音

                大凉山解放后从奴隶社会直接进入社会主义,一步跨千年。“慢火车”穿过大凉山腹地,给沿线彝族群众带去了思想观念的转变。

                记者在车上看到15岁的凉山州喜德县小姑娘阿牛乌呷时,她正低头戴着耳机用手机学英语。“重庆火锅好吃,我将来想考重庆大学。”听到记者的问题,小姑娘天真地说,“家里三姐妹都在上学,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考的大学,爸爸妈妈在上海建筑工地打工,都很支持我们读书。”

                在铁路线旁边住了20年土坯房的吉克瓦则,今年3月就要搬进60平方米的移民安置新房。与记者两年前采访时相比,吉克瓦则家多养了4头猪,儿子今年也要中专毕业了。

                “正是靠着门前这条铁路,让父亲能赚钱送我们姐弟读书,我们比上一辈有了更好的机会。”在幼儿园当代课老师的女儿吉克阿呷说。

                “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5633次列车经停的沙马拉达车站站长王志刚感慨地说,“过去彝族习惯几乎不让女孩上学,如今铁路沿线家家户户都争着送娃娃坐这趟慢火车去条件更好的地方读书。随着脱贫攻坚的加快,以前车里喝酒打架等不文明行为也越来越少。”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2223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