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XWx37r9B'><strong id='XWx37r9B'></strong><small id='XWx37r9B'></small><button id='XWx37r9B'></button><li id='XWx37r9B'><noscript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dt id='XWx37r9B'></dt></noscript></li></tr><ol id='XWx37r9B'><option id='XWx37r9B'><table id='XWx37r9B'><blockquote id='XWx37r9B'><tbody id='XWx37r9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Wx37r9B'></u><kbd id='XWx37r9B'><kbd id='XWx37r9B'></kbd></kbd>

    <code id='XWx37r9B'><strong id='XWx37r9B'></strong></code>

    <fieldset id='XWx37r9B'></fieldset>
          <span id='XWx37r9B'></span>

              <ins id='XWx37r9B'></ins>
              <acronym id='XWx37r9B'><em id='XWx37r9B'></em><td id='XWx37r9B'><div id='XWx37r9B'></div></td></acronym><address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 id='XWx37r9B'></big><legend id='XWx37r9B'></legend></big></address>

              <i id='XWx37r9B'><div id='XWx37r9B'><ins id='XWx37r9B'></ins></div></i>
              <i id='XWx37r9B'></i>
            1. <dl id='XWx37r9B'></dl>
              1. <blockquote id='XWx37r9B'><q id='XWx37r9B'><noscript id='XWx37r9B'></noscript><dt id='XWx37r9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Wx37r9B'><i id='XWx37r9B'></i>

                塔里木油田:石油工人别样“团圆年”

                中国新闻网

                2019-02-05 14:14:09

                字体:标准

                (新春见闻)塔里木油田:石油工人别样“团圆年”

                中新社新疆阿克苏2月5日电 题:塔里木油田:石油工人别样“团圆年”

                作者 耿丹丹

                “今年他又不能回家,我就带着孩子来这里过‘团圆年’”。黄季秋说道。

                资料图:油田。中新社记者 孙睿 摄资料图:油田。中新社记者 孙睿 摄

                黄季秋是塔里木油田克拉油气开发部克拉处理站站长杨涛利的妻子,也是许多不能在家过团圆年的石油工人家属中的一员,用她的话说,只要一家人团聚,在哪里过春节,都好。

                把家安在库尔勒的黄季秋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大女儿7岁,小女儿3岁。”黄季秋说,她也曾经是一名石油工人,如今为了照顾孩子,她选择了辞职。“孩子没有父亲的照顾,我就想多陪陪他们。”

                在作业区过春节,对于黄季秋来说并不新鲜。“跟着丈夫经常在各个作业区过春节,习惯了。”她像往常一样,自己置办年货,给孩子们买新衣服,布置收拾好家中的一切,带着老人孩子,到作业区一家团聚。

                “慢点跑……”两个孩子还对新环境充满着新鲜感,在作业区公寓的休息区玩闹起来。

                由于作业区环境特殊,只能在公寓和院内活动。“不过每逢过年,能见到不少平常碰不到面的家属,大家可以叙旧聊天,挺好。”

                说起作业区的一家团聚,杨涛利打开了话匣子。“我工作14年,只有一个春节是在家里过的。”

                杨涛利说,今年又回不了家,就想着让家人到作业区。

                即便家人来了,杨涛利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分配给家人。“我要负责办公室的工作,过年是我最忙的时候。”组织活动、接待家属、走访慰问,杨涛利说,有时候要忙到深夜。

                “家人其实有不满和怨言,但现在估计都习惯了。”说起家人,杨涛利打趣说,妻子曾经说,他一回家就打乱了家里的节奏。“我只要回家,就会帮忙收拾房子、接送小孩,当做是一种弥补。”

                另一边,第一次来新疆的李萍和女儿邹湘芮也终于能和丈夫一家团聚。“孩子说想爸爸,我就带着她从四川过来了。”

                李萍说,来这里十余天,除了气候的不适应,还有环境的不适应。“周围除了戈壁,什么也没有,我也体会到了丈夫工作的辛苦。”

                丈夫邹国军是塔里木油田克拉处理厂二部的一名净化操作工,负责天然气净化处理。邹国军告诉记者,一年前,他从四川来到新疆,过了第一个没有亲人的春节。“以前上班回家两个小时路程,现在回家要3000多公里。”

                “今年一家团聚了,我很高兴。”邹国军说,虽然高兴,但作业区远离市区,孩子和妻子在这里无聊,他也只能干着急。“本来想带家人出去逛逛,但是春节只放一天假,班车也休息了。”

                “不过这几天伙食都特别好,而且有演出和活动,挺有意思。”邹国军说,“春节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工作做好,家人平平安安。”希望明年,他能回家过年,和更多的家人一起热闹热闹。

                杨涛利的春节心愿也和家人有关。他说,他最希望的是能给孩子多一些陪伴,对家人多一些照顾。

                妻子黄季秋坦言,抱怨归抱怨,石油工人的辛苦她特别理解。“这个家始终要有人付出,一个是大家,一个是小家。”(完)

                责任编辑:中国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